体彩6+118131|浙江体彩6+1走势综合图

新聞廣告熱線:0719-4224351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 新-地域文史

典藏竹山之風光篇:尋詩梅花谷

端午節前思屈子,梅花谷里覓新詞。從竹山縣城出發,沿十竹路過化口大橋,右轉進入房縣化口村,十來分鐘后又進入竹山縣文峰鄉太和村梅花谷景區。兩個貧困縣的兩個特困村,在梅花谷景區公路去年底修通以前,香聞流水處,影落野人家,只有山溝里古老的野梅花是他們生活的慰藉。
寒梅最堪恨,常作去年花。現在雖然不是梅花開放的季節,但何妨攜起隆冬?何妨牽手初春?豈非別有詩意?
百花頭上開,冰雪寒中見。萬花敢向雪中出,一樹獨先天下春。去年雪花飄飛的時候,試問梅花何處好,都說文峰梅花谷,遂與三五好友一起踏雪尋——梅,不須尋——應酬都不暇,一嶺是梅花。梅花谷里何止一嶺梅花?聞道梅花坼曉風,雪堆遍滿四山中。確實,梅花谷里山山嶺嶺臘梅正開,雪虐風饕愈凜然。我們只是不奈冬寒,聞道春還未相識,走傍寒梅訪消息。
進了景區就望見對山小山上的太和觀,太和觀下有大片的臘梅花,玉骨那愁瘴霧,冰姿自有仙風。雪似梅花,梅花似雪,似和不似都奇絕。煙霏霏,雪霏霏,雪向梅花枝上堆。那時的梅林,更無花態度,全有雪精神。我們在梅林里徜徉,陶醉在梅花的馥郁芬芳中。香非在蕊,香非在萼,骨中香徹。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梅花的品格向來為文人雅士推崇,我等雖是俗人,卻也深為折服。你看,即非雪片催梅花,卻是梅花喚雪來。過梅林,拾級而上,梅花散彩向空山,雪花隨意穿簾幕。雪花全似梅花萼,細看不是雪無香,天風吹得香零落。
或許是藏在深山人未識,太和觀在古縣志中籍籍無名,但它至遲在清朝光緒年間已經作為地名存在,并且是一“保”(古代的保甲制度,百戶為一保)。今日來此,特地進觀瞻仰,只見正殿供奉著藥師、釋迦牟尼和彌勒三尊大佛,還有觀音菩薩,旁邊有十殿星君、功曹等,還有“八仙過海“的畫。道觀之中為何崇佛?道長曰,太和太和,佛道合一,諸事皆和。
沿棧道而行,山峰險要處有天平觀,供奉送子娘娘。此觀重修于嘉慶十九年,即1814年,興建于何時已不可考。觀旁有古樹,已歷八百多個春秋,樹為刺葉櫟,俗稱鐵甲木,主干凌空平伸,枝干向上,樹根牢牢伸進懸崖之中,其虬勁之姿、繁茂之態,確有驚心動魄之感,堪稱奇觀。山頂有財神廟,同行人笑曰,世間求財最難,所以財神廟最高。如此說來,山腳的北山書院倒是得其所哉。俗語說,養兒不讀書,不如喂頭豬。人活一世,首先要讀書明理,所以北山書院離人最近。站在山頂看這些小小宮觀,遙想雪花飛舞之時,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。陌上風光濃處,第一寒梅先吐。再看山下,雪里已知春信至,寒梅點綴瓊枝膩。
既下太和觀,應向梅花山,兩岸月橋花半吐,紅透肌香,暗把游人誤。此時應過小橋去,繞向君子谷,或者踏石過溪,直向谷中行。不遠處路分兩條,可先向左,半山上有一座探花墳可供憑吊。
探花墳與太和觀遙遙相對,安葬的是清朝光緒年間的兵部侍郎譚化溪,因譚化溪科舉及第時名列探花,故民間稱此墓為探花墳。導游說,譚侍郎在此地駐兵剿匪時,多行德政,后留地方為官。太和觀后有兩塊石碑,正與譚侍郎有關。兩塊石碑應該都立于光緒十二年即1886年,刻于“桂月(八月)”的石碑頂部大字刻著:“永遠革除”,是“持授湖北鄖陽府正堂加一級紀錄十三次許為出示”,其中寫著:“為此示仰竹邑軍民諸邑人等一體知悉,嗣后門牌紙張及書役飯食等費,無論多寡均應地方官自行捐偹,認真辦理,其一切規費永遠革除凈盡,自此示諭之后,倘有不肖書役再敢需索,許隨時指名控究,但不得挾嫌妄告致干坐誣,其各凜遵毋違。特示。”另一塊石碑刻于“菊月(即九月)”,石碑頂部大字刻著“永遠遵示”,是“頭品頂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譚函出示曉諭事”,其中寫著:“嗣后凡遇相驗之案由官自帶帳蓬,永禁預備公館、搭蓋尸廠,隨從書差仵作人役亦由官捐給飯資,不準向地主糧估需索分文,倘保人等再敢私行索擾,準稟官訉究……”此兩碑一為政令,一為軍令,大體可以看出譚化溪行政恩威并重,多有體恤民情之舉。長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艱,譚化溪固然與屈原的愛民之心不可同日而語,卻也略有相通之處。
探花墳掩映在亂木荒草之中,形制上確是朝庭大員的墓葬,墓石上雕有麒麟、龍等神獸,只是墓碑風化嚴重,約略可以看出“故先考譚公化溪府君之墓”,其中沒有“諱”字,且又有“府君”(對已故者的敬稱)二字,可見此碑非兒女所立,當然,此墓如此排場,也絕非百姓所立;同時也能看出,譚公的名字叫“化溪”。可惜兩側小字模糊難辨,我們無從了解譚化溪是何地人氏,何年何月卒于此地,為什么埋骨梅花谷?是與太和觀的道長有約?還是官府借侍郎威名以懾宵小?這恐怕再難考證,但這里無疑是賞梅的絕佳之地。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開。明朝望鄉處,應見隴頭梅。料想探花先生見梅開而思佳人。竹外一枝斜,想佳人,天寒日暮。已是黃昏獨自愁,更著風和雨。或者,冰骨清寒瘦一枝,玉人初上木蘭時。得罪得罪,或許譚侍郎只是個武探花,懶看得風花雪月,頂多會告訴自己的友人:江南無所有,聊贈一枝春。
辭別探花墳,再向幽谷行。流連戲蝶時時舞,自在嬌鶯恰恰啼。萬木爭榮,多是梅蘭松竹之屬;一溪長流,盡在溝壑洞澗之中。有瀑布數折,飛珠濺玉;有荒野小路,緣溪蜿蜒。這是我最喜歡的路段,山間幽步不勝奇,百草葳蕤自動人。溪流清澈,漂流著形形色色的落葉和落花,若是帶一張吊床帶一本詩集,在這里消受夏日陰涼以至酣然睡去,豈非人生一樂?而冬春之時,這里遍地皆詩。雪岸叢梅發,春泥百草生。高標逸韻君知否,正是層冰積雪時。滿城桃李各嫣然,寂寞傾城在空谷。一枝梅花開一朵,惱人偏在最高枝。更惱人的是,梅花并不在意你愛或者不愛:要來小看便來休,未必明朝風不起。 
途中有梅侶石,兩塊巨石狀若相吻,行人只能從它們“嘴”下勉強鉆過。巨石之上有梅樹,季節到時,花意爭春,先出歲寒枝。不知醞藉幾多時, 但見包藏無限意。若真有情侶來此流連,梅落繁枝千萬片,猶自多情,學雪隨風轉,拂了一身還滿。
路連綿,香不斷,不染紛華別有神,亂山深處吐清新。獨立風前惟素笑,能超世外自歸真。孤芳合與幽蘭配,補入離騷一種春。及至“三友橋”,斷崖深澗,山石凝寒。去年冬天經過這里,巖頭上的冰柱一米多長,在陽光照射下晶瑩透亮,但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。寒英坐銷落,何用慰遠客,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。
下山來,便有河,從房縣窯坪村潺潺而來,隨河而下,不遠有紅梅林。初春時我來過這里,疏是枝條艷是花,春妝兒女競奢華。自知孤潔群心妒,故著微紅伴早春。莫道春來無酒病,臉霞猶帶夜來紅。其實早春也是有冰雪的,入世冷挑紅雪去,離塵香割紫云來。看來豈是尋常色,濃淡由他冰雪中。當然,孤傲的紅梅也不乏豪邁姿態,紅梅花兒開,朵朵放光彩,昂首怒放花萬朵,香飄云天外,于是就有詩人白梅懶賦賦紅梅,逞艷先迎醉眼開。今日來此卻是夏天,草秀故春色,梅艷昔年妝,遙想冬深處,滿谷悠然香。
小河從紅梅林邊淌過,也淌過我們必經的道路,路中有鋼筋水泥澆筑的石墩,也算是小石橋吧。隆冬時節,野橋梅幾樹,并是白紛紛。雪里溫柔,水邊明秀,不借春工力。風送梅花過小橋,飄飄,越梅半拆輕寒里,冰清淡薄籠藍水。初春時節其情其景最是動人,江南臘盡,早梅花開后,分付新春與垂柳。淡淡梅花香欲染,絲絲柳帶露初干。即使微雨人獨立,也看不盡梅片作團飛,雨外柳絲金濕。
溪邊有梅香別院,紅木門,扇格窗,窗里窗外滿園香。初春時候,只有梅花吹不盡,依然新白抱新紅。此地最宜高士流連,喚月來,起詩興,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晚風庭院落梅初,淡云來往月疏疏。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。不妨當作姑蘇城外一茅屋,萬樹梅花月滿天,竹影和詩瘦,梅花入夢香。若是多愁善感之佳人,只怕別有情趣。星稀河影轉,霜重月華孤。千枝瘦影,漫溢暗香。應是夜寒凝,惱得梅花睡不成,做弄得酒醒天寒,空對一庭香雪。暖雨晴風初破凍,柳眼梅腮,已覺春心動,于是乎相思一夜梅花發,忽到窗前疑是君。
再向前有梅香食舍,幾間石砌的屋子,步轉回廊,半落梅花婉娩香。游客至此,大可把酒思閑事,春愁誰最深。放眼望,云鎖嫩黃煙柳細,風吹紅蒂雪梅殘。千點寒梅曉角中,一番春信畫樓東。舉起杯中酒,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須檀板共金樽。醉了也無妨,醉折殘梅一兩枝,不妨桃李自逢時。
該回去了。一路梅花一路詩,匝路亭亭艷,非時裛裛香。江南幾度梅花發,人在天涯鬢已斑。眼前誰識歲寒交,只有梅花伴寂寥。都道無人愁似我,今夜雪,有梅花,似我愁。子曰,五十而知天命。我已經年過五旬,卻仍然不明白人應該怎么活,或許是“心安理得”四個字吧。物欲的追求永無止境,心安不得;精神的修行時有微功,理所當然。理是正理,循理而行,冰雪林中著此身,不同桃李混芳塵,如此而已。細思量,一晌凝情無語,手捻梅花何處。活的太明白也痛苦,古人說難得糊涂,怪就怪這些梅花吧,詩老不知梅格在,更看綠葉與青枝。
多謝梅花,伴我微吟。
回首梅花谷,天寒之季,剩水殘山無態度,被疏梅料理成風月;初春之時,云鎖嫩黃煙柳細,風吹紅蒂雪梅殘;而現在,山邊幽谷水邊村,曾被疏花斷客魂。我知道,梅花谷風景區不光有風景,也有情懷,那就是藉此帶動廣大村民脫貧致富,我也真誠祝愿:愿借天風吹得遠,家家門巷盡成春。

太和觀

梅花谷

探花墳

梅香食舍

臘梅盛開

關注我們

  • 新浪
  • 騰訊
  • iPhone版下載
  • Android版下載
云上竹山

微信公眾號

手機客戶端

体彩6+118131